科研进展

科研进展

亮文解读 | 中英农业绿色发展:目标一致、政策路径趋同

发布时间:2022-05-06 发布人:唐静月 浏览次数:785
农业绿色发展 
Agriculture Green Development

「Mar 2020,Volume7 Issue1,第十一篇」

文ID
Agriculture Green Development in China and the UK: common objectives and converging policy pathways
中英农业绿色发展:目标一致、政策路径趋同

发表年份 : 2020年

第一作者 : Yuelai LU
通讯作者 : David NORSE
图片 : l.firbank@leeds.ac.uk
作者单位 : 1. 英国诺维奇东安格利亚大学国际发展学院;2. 伦敦大学学院可持续资源研究所;3. 洛桑试验站可持续农业科学部

  Cite this article :  

Yuelai. LU, David. NORSE, David. POWLSON. Agriculture Green Development in China and the UK: common objectives and converging policy pathways. Front. Agr. Sci. Eng., 2020, 7(01):105‒112. https://doi.org/10.15302/J-FASE-2019298

 
 · 文章亮点 · 
       1. 中英两国在实现AGD和可持续集约化方面有着一致的目标:转型经济发展,以改善生态环境。
       2. 尽管中英两国的农业结构和农业集约化程度存在实质性差异,但它们面临类似的挑战,可以共享和合作实施类似的政策途径。
       3. 实现农业绿色发展的挑战是:国家为促进农业绿色发展所做的努力能否在政府建议的目标日期之前实现其更广泛的环境目标。生产补贴和技术可以在10到20年或更短的时间内改变,但生态系统恢复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4. 如何在制度上整合和解决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和责任,从而在AGD的各个方面开展工作。

       5. AGD与跨政府机构以及整个食品供应链上的业务影响有关。政策,法规,补贴,标准,认证和农场运营模式与技术干预措施同等重要。

 
 · 摘    要 · 
       本文有三个目的。首先,研究集约化农业对环境的负面影响及其如何推动中英两国从狭隘的农业产出政策转向更全面的绿色发展道路。第二,探索中英两国共同的政策目标。第三,评估通过可持续农业创新网络和其他现有机制开展联合研究和知识共享的众多机会。英国农业生产集约化比中国早几十年开始,农业生产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如此,但两国在可持续集约化和绿色发展方面的战略和政策有许多共同之处。这些内容在两个主要文件中列出:中国国务院的《绿色农业指南》和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的“25年环境规划”。两国在查明和监测农业绿色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制定适当的技术和管理对策以及制定健全的政策方面加强合作,对他们各自的农业绿色发展来说都有着实质性的共同利益。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建议进一步考虑如何最好地将整个食物链上的所有关键利益攸关方聚集在一起。
 
 · 文章内容 · 

研究背景

       中英两国在发展高产、经济可行但对环境造成最小不利影响的农业体系方面共同有着强烈的兴趣。在中国,这种方式被称为“农业绿色发展”(AGD)。尽管两国的情况截然不同,但中英两国在实现可持续农业发展过程中经历的相似挑战,使得两国现在有着共同的发展目标。为实现可持续集约化,而必须克服的自然资源利用方面的挑战,引起中英两国在绿色发展政策道路上的趋同。中国国务院的《绿色农业指南》和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Defra)的“25年环境规划”提出一系列可实施的支持性文件。通过对这些文件的描述和分析,发现它们有许多相同的目标,并且存在着一些政策趋同的重要领域,以及知识共享和共同研究的众多机会。
 

国务院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了农业绿色发展的政策路径

       中国国务院提出的政策框架比Defra的“25年环境规划”更全面,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在促进农业绿色发展创新的相关措施上。第二,制定农村振兴战略,努力建设商业兴旺、生活宜人、社会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农村,在这一战略上有一系列全面的行动点。尽管Defra的“25年环境规划”相比国务院“农村振兴战略”中广泛的社会经济目标略有逊色,但其目标与中国农业发展政策框架中的目标有许多共同之处,例如制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主要污染物减排目标,改善空气质量、确保干净充足的供水、让植物和野生动物茁壮成长和减少洪水、干旱和其他环境危害带来的风险等九个与绿色发展特别相关的目标。此外,在气候变化方面,农业农村部(MARA)和Defra之间存在一个重要的制度差异。MARA在减少化肥使用和促进粪便循环利用等绿色发展行动中起到了带头作用,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责任在生态环境部。
 

农业绿色发展的关键和相互高度依赖的政策途径

       以下政策途径说明了中英两国的主要差异、相似之处和共同点:

1) 节约水土资源

       中国为稳定耕地面积和提高水分利用效率划定了“红线”,目标包括制定最低耕地面积、扩大高效灌溉用地和提高水分利用效率。而英国将此类决定交给市场力量。然而,由于水资源过度开采引起的水资源持续供应和淡水生态系统问题,会被气候变化放大。因此,两国都制定了具有挑战性的目标,并从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和监测水质、供需方面的经验分享中获益匪浅。

2) 改善水土退化

       农业土地管理不善是导致两国水土退化的主要原因。中英两国土地退化的主要原因存在差异,并且在关于水土退化对农业可持续性和未来粮食安全的影响上,存在着相当大的争论。因此,Defra的“25年环境计划”要求英国制定土壤健康指数,以帮助农民和相关机构评估土壤改良状况,并从农场和国家层面测试其效果。中国也需要这样一个指数,中国科学家在这项工作中做出了重大贡献。由此可见在这一目标上采取联合行动会有更大的好处。

3) 保护和修复资源和生态系统

       为了实现这个复杂的目标,中英两国都踌躇满志。其中一些目标相当直接,需要有先进的规划和雄厚的投资,例如增加林地的种植面积。另一些则更具多层面性,如改善水质和修复淡水生态系统。以地表和地下水硝酸盐污染为例,英国早期的措施不能达到主要耕地区地下水硝酸盐含量的下降要求(图1)。因此,英国政府已经引入了新的政策方法。在过去的中国,氮肥施用量远超作物的需求量。中国规定,2020年以后,在保障作物产量持续增加的前提下,尽量减少氮肥(和杀虫剂)的使用。这是中英两国政策趋同的另一个领域。因此,中英联合研究合作组织最近提议在中国设立硝酸盐脆弱区。
 

图片

图1 2000年和2015年地下水硝酸盐水平有限下降
 

4) 改善空气质量

       这一目标旨在改善水体质量。两个国家都出台了具体政策,以解决农业排放的主要问题—氨。在英国,约有88%的氨排放来自农业。尽管采取了监管和其他措施,但过去限制氨排放的进展缓慢(图2)。因此,Defra设定了具有挑战性的氨减排目标(2020年为8%,2030年为16%),将通过以财政激励为后盾的自愿和监管措施相结合的方式来实现。在中国,中国集中养殖业迅速发展,导致严重的氨挥发损失。目前,两国一直通过中英可持续农业创新网络(SAIN)和牛顿基金计划进行经验分享,并且在政策框架和实施方面还有许多其他的合作机会。
 

图片

图2 英国氨排放趋势(来自Defra的数据)
 

5) 推进低碳农业

       10年前,通过建立MARA和UKFCO“改进农业营养管理:对低碳经济的关键贡献”的项目,人们认识到了推进低碳农业的重要性以及两国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的共同利益。这一合作使人们对农业温室气体排放的不同来源、种植业和畜牧业的总碳足迹以及各种减缓战略的潜在贡献和成本估计等认知有所提升。在更广泛的低碳发展背景下,我们逐渐认识到农业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性,这对决策者极为重要。政策制定者往往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狭隘地关注二氧化碳排放或增加土壤碳储量以实现碳封存。
 

联合研发和知识共享的未来机遇

       中英两国由于共同的技术和环境问题,未来在联合研发和知识共享方面有着巨大的机遇。政府层面的强烈政治意愿与学术界和企业界日益增长的需求,以及实施联合研发和知识共享的强大政治和组织基础都表明了这一点。

联合研发和知识共享方面已有坚实的基础。尽管近年来中英农业研发合作更加多元化,但中英可持续农业创新网络(SAIN)仍是解决可持续性问题最系统的项目。在中国,新的体制机制也在兴起。此外,中英两国知识共享平台,也将作为促进和传播英国在农业、食品和环境等合作领域经验的综合资源中心。

 

 · 结  论 · 
 

       中英两国在实现AGD和可持续集约化方面有着相似的目标。本文表明,尽管中英两国的农业结构和农业集约化程度存在实质性差异,但他们面临类似的挑战,两国可以共享和合作实施类似的政策途径。考虑到政策目标的一致性和技术要求的共同利益,加强联合研发和知识共享有充分的理由。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国家和双边为促进绿色农业发展所作的努力,能否在政府建议的目标日期之前实现更广泛的环境目标。中英农业绿色发展政策当前的挑战是如何抓住机遇并加强影响力;进一步的挑战是如何整合有关AGD的技术和非技术方面。AGD的实现与跨政府机构以及整个食品供应链上的业务影响有关;第三个挑战是在制度上如何整合和解决不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和责任。
 

 · 文章链接 · 

       原文链接:https://journal.hep.com.cn/fase/EN/10.15302/J-FASE-2019298